菜单导航

熬了五年,中兴今天彻底摆脱制裁了?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2年03月29日 14:49:46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指称中兴通讯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7月呈交美国政府函件中作出虚假陈述,禁令再次启动。

2018年4月18日晚,一张照片在中兴内部广泛传播:已经76岁拉着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拉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后面跟着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和总裁赵先明。

2018年5月9日,中兴发布公告,表示“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2018年5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媒体时表示,初步确定对中兴通讯处以13亿美元巨额罚款以及更换公司领导层和董事会的处罚,作为放松对该公司长达七年禁令的条件。

2018年5月25日,美国商务部就解除对中兴通讯的销售禁令通报美国国会,美国商务部拟有条件解除限制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售配件和软件产品的禁令。

2018年6月7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宣布已与中兴通讯达成新和解协议,美将撤销对中兴的封杀禁令。从与美方签署的协议内容来看,巨额罚款,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接受美方的随时监管……中兴所付出的代价可谓相当沉重惨痛。

2018年10月7日晚,公司发布公告,德克萨斯州北区美国地方法院延长法院任命的监察官的任期至2022年3月22日。2018年上半年公司管理费用中法律事务费为18646万元(约2814万美元),同比增加16742万元(约2526万美元)。

在中兴通讯与美国司法部的和解协议中,除了支付4.3亿美元的刑事罚款及没收款项外,还设置了三年监察期,约定在监察期内由美国政府批准任命的独立合规监督员(监察官)将监督中兴通讯遵循美国出口管制法律及履行协议义务的情况并出具年度报告。三年监察期届满的时间本应在2020年,然而由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在2018年6月与中兴通讯签署了新的替代协议增加了处罚,所以美国德克萨斯州北区美国地方法院也在当年10月签发命令将原定2020年3月22日届满的监察期延长至2022年3月22日。

然而就在美国政府任命的监察官任期即将届满之际,美国德克萨斯州北区美国地方法院却向中兴通讯发出了庭审指令,称因其前员工余建军涉及共谋签证欺诈案件,所以需要对是否由此撤销中兴通讯的缓刑期进行听证。中兴通讯在3月4日发布相关公告后,投资市场反应剧烈,因为担心美国政府再度延长中兴通讯的监察期,股价大幅杀跌。

好在中兴通讯积极应诉,在法律框架下积极采取了一切切实可行的应对举措,最终赢得了美国法院的支持,得到了有利的判决结果,如期结束了监察期。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中兴通讯“打造全球一流合规企业,全面开展合规体系建设”的成效得到了美方的认可,投资市场由此认为是虚惊一场,所以股价获得报复性反弹。

然而,如果由此认为美国套在中兴通讯头上的“紧箍咒”终于被解除,中兴通讯已经彻底摆脱了美国制裁阴影的看法,则无疑是罔顾事实的夸大其词,因为本次如期解除的仅仅是中兴通讯与美国司法部(DOJ)之间的和解协议而已,对中兴通讯伤害最深,管制中兴通讯最紧的是其在2018年6月与美国商业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所达成的新替代协议,则还远未到终结之时。

根据美国商业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在2018年6月8日批准生效的新替代协议,中兴通讯除了追加10亿美元的民事罚款、在3个月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之外,还被迫接受了一个自2018年6月8日起为期10年的新拒绝令:如果中兴通讯在10年的监察期内有任何违反和解协议义务的行为,则被暂缓执行的新拒绝令可能被激活,中兴通讯将重新遭受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禁运制裁,同时其支付至美国银行托管账户的额外4亿美元暂缓罚款也会立即到期。

除此之外,在2018年6月8日至2028年6月8日的10年监察期内,中兴通讯还需自费聘任一名独立特别合规协调员,负责协调、监察、评估和汇报中兴通讯及其关联企业遵守《美国出口管理法案》、条例和新替代协议的情况,这名独立特别合规协调员平等地向中兴通讯总裁、董事会以及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汇报。

也就是说,虽然美国司法部对中兴通讯设定的监察期已结束,派驻的监察官已离去,解除了紧箍咒,但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为期10年的新拒绝令还如“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中兴通讯的头顶,而且由于BIS直接负责美国出口实体管制清单的制定,其杀伤力更大;而那位平等向BIS汇报的独立特别合规协调员,还将在中兴通讯一直驻守到2028年6月8日,始终执行着对中兴通讯进行监察和评估的任务,并在一定程度上掌握着对中兴通讯的生杀大权。

我想聊一聊自己的一些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