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华为、字节、BAT围猎教育硬件:在线教育新玩法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01日 13:01:38

这是一个千亿规模的市场。巨头纷纷入局意味着什么?校外培训行业被重锤整治的今天,教育硬件会给他们带来新出路吗?
作者|周一围  
编辑|安心
7月29日晚,1亿人在看演艺界不老男神刘德华直播;同时也有很多人在看手机界硬核男神余承东的直播。
余承东这场直播的主题叫“万象新生”,这是华为的旗舰新品发布会,它因为旗舰手机P50迟到了4个月而备受关注。
除了P50旗舰新机,华为还在这次发布会上推出了其首款儿童教育硬件产品——华为小精灵学习智慧屏。这也是华为首款基于HarmonyOS的学习智慧屏。
 

华为、字节、BAT围猎教育硬件:在线教育新玩法


华为称它是一款辅助儿童学习的“全能工具”——它不仅是一个点读笔,也是一个绘本机,还是一个智能音箱,同时,它还是一个学习平板,能够陪伴孩子成长的各个阶段。
因为迟到了4个月,所以P50在这次发布会上格外受关注。但对于华为来说,发布不支持5G的P50只是保持新机不断档的无奈之举。
代表存量的手机很重要,但华为早已不再只押注手机了;学习智慧屏才是增量,是华为的一个新的赛道。
实际上,在华为之前,字节、BAT、网易等都在围猎教育硬件了。
巨头纷纷入局意味着什么?校外培训被重锤整治的今天,巨头们加速布局教育硬件会给在线教育带来新出路吗?
华为怎么做教育
华为称,小精灵学习智慧屏要帮家长解决三大痛点:能不能帮助孩子养成高效自主学习的习惯;当长时间使用时,会不会影响孩子身心健康;内容是否足够权威、优质。
比如,这款智慧屏把5本词典聚合到了一个APP中,一站式解决孩子对中文、英文、成语的查询;避免孩子的阅读过程在各个app之间来回切换,帮助提高其自主学习的效率。
华为还独创了远程作业辅导功能,家长远程在手机上通过手机摄像头能实时看到孩子的作业,并进行批注;孩子在另外一边也可以实时看到家长的实时批注。
本质上看,华为这款智慧屏主要有两个方面的优势:智慧能力+学习体系。
多年来,华为在AI技术、摄影摄像和图像处理技术、视频通话、分布式技术等方面的积淀是“智慧能力”的保障。
另一方面,华为搭建了“华为教育中心”APP,与优质教育机构合作,实现了实现了教、学、评、测、练的一体化服务。
早在去年4月,华为就推出了一款主打基础教育的全面屏智慧平板——华为MatePad,这款产品就首发搭载了华为“教育中心”APP。
什么是华为教育中心?
据公开信息,它是隶属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的在线学习平台,2020年4月上线,旨在为用户提供快捷、高效的在线学习APP。
华为教育中心目前联合有道精品课、学而思网校、宝宝巴士、洪恩教育等诸多优质教育品牌,目前实现了从幼儿启蒙、中小学学习阶段和成人提升阶段的精品课程的全覆盖。

图片来源:华为“教育中心”APP

图片来源:华为“教育中心”APP


从教育中心APP提供的学习内容看,既有免费课程,也有付费课程;大部分教育品牌提供的都是学习素材或录播的课程。
华为应用市场显示,“教育中心”这款APP目前已有6亿次安装。
对于入驻的第三方教育品牌来说,“教育中心”这个APP相当于一个优质的品牌推广和获客渠道,毕竟华为在全球终端连接数已超10亿,手机存量用户破7.3亿。
对于华为来说,软硬结合做教育就是终极目标吗?华为显然要下一盘更大的棋。
2019年8月,时任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的张平安做过一个主题为《全面开放HMS 构建全场景智慧新生态》的公开演讲,那时候,他首次提出华为要构建华为教育中心。
在张平安的描述中,华为教育中心要通过科技的赋能,让教育与快乐融合,让优质的教育更加扁平化的触达每一个角落每一位华为用户,让个性化的教育服务时时在线。
华为教育中心通过企业入驻的方式,提供包括K12全年龄段在内的全品类内容,并延伸至成年人业务板块,平台连接家长和教育机构两端,提供包括学习前后的全流程智慧服务。
简单来说,华为布局教育赛道,推出教育硬件和在线学习APP,都是在打造一个以用户为中心的平台,而这个平台也只是其全场景智慧生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巨头抢食教育硬件:各怀心思
除了华为,去年下半年以来,有头有脸的互联网巨头都在卡位教育硬件。
字节跳动堪称是投入资源最多、布局的硬件品类最多的一个。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发布了第一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
这款产品可以拍摄批改作业、点读、语音通话,让家长随时能 “监控” 孩子,甚至包括监控他们的坐姿,这个作业灯的基础款零售价799元。
今年初的消息称,2020年大力作业灯出货量30万台,预计2021年出货量200万台。
目前在天猫旗舰店,薇娅推荐的那款大力T5作业灯售价749元,月销量3000+笔。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除了台灯,字节跳动还在研发多款智能教育硬件,包括教育平板、口袋学习打印机、儿童早教机、词典笔等。字节在上海和北京各配备了一个团队做教育硬件。
不只字节跳动一家公司盯上了孩子的作业灯。
今年3月初,腾讯教育推出一款AILA智能作业灯,这个灯聚焦小学生的作业场景,内置了“腾讯作业君”APP,要为小学生带来一站式作业服务。
豪赌AI的百度也在积极布局教育硬件。3月18日,百度旗下小度科技发布了全球首款主动纠正坐姿的平板电脑——“小度智能学习平板”。
这么热闹的市场阿里不能缺席。今年“618”期间,入局稍晚的阿里阿里发布了40余款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包括首款家庭学习智慧屏产品天猫精灵E1。天猫精灵还同时推出了 “起跑线”计划,称阿里集团将为整个行业内的多个教育企业提供服务内容。据报道,天猫精灵的 3 年目标是服务超过 1 亿家庭。
除了互联网巨头,诸如步步高、读书郎这样的传统教育硬件公司也在抢食教育硬件。
早在2019年6月,步步高就发布了家教机S5,一年后又推出升级版——步步高家教机S5 Pro。这两款产品除支持各类在线教育APP,还能实现云端和线下实体的互动。而在教育硬件领域耕耘20年的读书郎今年6月在港股提交了招股书。
巨头公司纷纷卡位教育硬件,无非是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市场。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20年智能教育硬件市场规模为343亿元,2021年预计将达到453亿元,2024年有望接近1000亿元规模。

华为、字节、BAT围猎教育硬件:在线教育新玩法


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大大刺激了家长购买教育硬件的热情。而中国仅K12用户就接近2亿。巨头们显然不想错过这个巨大的蛋糕。
不过,与读书郎、步步高等靠卖硬件或者卖“硬件+内置服务”赚钱的思路不同,互联网巨头做教育硬件有更多元的想法。
《晚点 LatePost》的报道称,字节跳动做教育硬件的思路是——硬件作为获客渠道低价卖,然后通过硬件中的服务赚钱。而智能硬件也只是字节跳动大力布局IoT中的一个环节。
小度智能学习平板也在走高性价比路线,售价只有1000元左右。小度正在构建全新的智能电子消费业态,智能学习平板是其中的一端。
百度集团副总裁、小度科技CEO景鲲称,他们希望对话式的人工智能技术成为生活中的水、电、煤”,所以小度助手将渗透到更多产品品类和场景,成为智能设备的标配,无形融入人们的日常。
校外培训新出路?
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教育硬件,带动这个市场更快地跑起来,也给正在生死挣扎的校外培训行业带来一些启发。
最近这段时间,校外培训行业压力山大。裁员、转型、活下去成为他们的共同的命运。教育硬件成为他们的一个转型选项。
有教育行业人士告诉好看商业,校外培训企业可以免费或低价卖硬件,把硬件当入口,未来主要靠内置的内容和服务赚钱;或者,他们变成教育内容供应商,与华为、字节等的教育硬件合作,探索营收模式。
此前,网易有道、猿辅导、作业帮已经在做教育硬件了。网易有道用事实证明,教育硬件可以成为在线教育企业的营收支柱。
今年Q1,网易有道实现营收13.4亿元,同比增长147.5%,其中,学习产品业务的营收为2.02亿元,同比增长279.8%。这一业务迅猛增速主要得益于有道词典笔3.0的热卖。
过去多个季度的财报显示,智能教育硬件已经取代广告业务,成为网易有道的第二增长曲线。
但校外培训企业来说,自己做硬件也并非易事,毕竟,此前他们推出的硬件主要集中在错题打印机等门槛较低的产品上,更复杂的产品对于技术、设计和供应链都有更复杂的要求。
相比字节、百度、华为的技术优势,和传统硬件公司的硬件设计制造能力,在线教育公司可能都没有突出优势。更何况,今天教育硬件也已经快成了红海市场。
要不要从一个“死海”杀入另一个“红海”?每个在线教育公司都需要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