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山西推動煤炭供給側改革謀求困境突圍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2年03月02日 01:37:10

  為推進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近日山西連發30項實施細則,堅決化解過剩產能,創新優化有效供給,助推煤炭綠色轉型。

  堅決去產能、減產量

  統計顯示,今年5月份,山西規上企業原煤產量同比下降23.6%,但環比增加506萬噸。有分析人士據此認為,隨著煤價回升,煤炭減量化生產的執行力度有待考驗。

  從數據上看,並不存在煤炭去產能力度放鬆的跡象。相反,隨著山西工業降幅整體收窄,煤炭對經濟的下拉作用不斷加深。5月份,山西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2.5%,其中煤炭工業下降9.3%,降幅較4月份擴大1.2個百分點。

  然而,部分企業煤炭產量、產值和價格開始“扭曲”,即用產值除以產量得到的價格,偏離市場實際價格。這表明,少數企業少報、虛報煤炭產量。

  記者在多地煤礦採訪發現,實施276個工作日減量化生產,既利於平衡市場供需,也受到一線礦工的歡迎,但產量下降后,噸煤成本增加。當前背景下,煤企最擔心出現“我限你不限,誰老實誰吃虧”的局面。

  對此,6月下旬,山西出台了《關於加強煤炭生產經營建設投資等統計工作的實施細則》,要求整合煤企統計工作,嚴格統計核實和執法檢查,及時准確反映煤炭運行變化情況。

  這一細則,只是山西為推進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出台的30項細則中的一個。面對困境,山西變市場的“時間窗口”為政策的“改革窗口”,順勢而為,精准發力。一批資源枯竭、煤質較差的礦井暫停開採,逐步退出。

  4月初到6月底,山西已有16座煤礦關閉礦井、取消公告,涉及產能1230萬噸�年。

  在“寒冬”中尋覓新市場

  改革開放以來,山西原煤產量出現三輪減產。第一次從1997年到1999年連續3年,與1996年相比累計減產近億噸﹔第二次發生在2009年,較上年減少4000多萬噸﹔去年開啟了第三輪減產。

  伴隨產量波動,市場“寒冬”和“黃金期”交替出現。然而不變的是,長期以來煤炭行業粗放擴張的發展模式。

  冬泳、企鵝、鷹,在2012年開始的這輪“寒冬”,山西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卜昌森先后講過三個故事。從最初呼吁煤企向冬泳者學習,變“熬冬”為“冬泳”﹔到學習企鵝沉潛蓄能,苦練內功﹔再到老鷹重生:一些鷹在40歲壽命臨近終結時,經歷150天的漫長蛻變,長出新的喙、指甲和羽毛,獲得再活30年的生命。

  “正如重生之前的老鷹一樣,煤炭行業面臨生死抉擇,隻有改變才能獲得重生。”卜昌森說。

  市場寒冬期,正是轉型調整、步入理性發展的機遇期。去年冬天,為治理城市霧霾,太原市為周邊城中村70萬戶家庭集中採購了綠色焦炭。參與供貨的山西焦煤集團西山五麟煤焦公司董事長雷引民說,過去認為是發展瓶頸的環保約束,反而成了新的市場機遇。

  雷引民說,焦炭價格高漲時,每噸四五千元,去年降到五六百元,即便加上焦爐煤氣、甲醇等副產品,產一噸焦還虧150元。從黑煤到綠焦,從冶金焦到民用焦,一次小小的轉向,抓住了巨大的市場機遇,讓公司在全行業虧損中掙到了錢。

  “去年為太原周邊187個村庄供貨36萬噸,今年要擴大產量,打入京津冀市場。”雷引民說。

  走清潔高效低碳之路

  煤不只是碳,而是有機與無機的復合物。中國工程院院士金涌說,煤的碳氫比為1:0.8,簡單燃煤,就把珍貴的氫燒掉了,應通過科技手段,實現煤的清潔高效低碳綜合利用。

  煤化工的第一步,就是煤炭氣化。然而,山西2800多億噸煤炭儲量中,高灰、高硫、高灰熔點的“三高”煤約佔三分之一。長期以來,由於缺乏高效可靠的大型氣化技術,煤炭企業不得不花費巨資引進國外氣化技術和裝置,不僅花費巨額技術使用費,而且進口設備對“三高”煤水土難服。

  近日,由清華大學和陽煤集團聯合研發的全球首台“晉華爐”在山西成功投運。這是山西啟動煤基科技重大專項兩年來,取得的成果之一。

  陽煤化工機械集團董事長李廣民說,自主研發的氣化爐爐內溫度提升至1600℃以上,成功解決了“三高”煤的氣化難題。

  除煤本身外,採煤過程中還會產生大量伴生礦產、煤層氣等資源。然而,大量資源長期被忽視、廢棄,進一步開發利用的空間十分廣闊。

  以看似不起眼的煤礦乏風為例。乏風,就是礦井通風系統排出的含有甲烷濃度低於0.75%的煤礦瓦斯,由於甲烷含量極低,長期被直接排放。據統計,乏風所含甲烷約佔煤礦瓦斯甲烷的八成,全國每年的排放量在150億立方米以上。而甲烷的溫室效應,是二氧化碳的21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