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甜蜜告急:巧克力危机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2年02月25日 00:53:30

  从《浓情巧克力》到《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巧克力这样东西,即便是身处造梦的电影行业,也始终是“幸福”和“梦幻”的代名词。几个世纪以来,发源于南美大陆的苦味饮料已然进化为苦甜参半的固态甜食,在世界范围内传递着细腻柔和的优雅、厚重坚实的甜蜜,令几乎所有人都为之疯狂。

  然而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及可可供需逆差的增长,“巧克力荒”开始席卷全球。科学家发出警告,如果不采取行动,巧克力将会在30年内彻底消失。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糖果巨头、基因科学家和农业专家们通力合作,一场拯救巧克力的大作战就此展开……

  【正文】

  巧克力的前世今生

  在成为风靡世界的甜食之前,巧克力和其他的美洲特产一样,经历了一场从新大陆到旧大陆的奇幻之旅。

  公元15世纪,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发现将可可豆研磨成粉后加入辣椒等调料冲饮有令人振奋愉悦的神奇作用,于是这种名为“xocoatyl”的苦味饮料成为了深受阿兹特克勇士欢迎的运动饮品。据说阿兹特克王朝的国王蒙特祖玛一天之内就要喝掉五十杯巧克力饮料。在当时的墨西哥,可可豆甚至可以作为货币流通――一个奴隶的报价大约是100颗可可豆。此外,在盛大的祭祀仪式中也少不了巧克力饮料的身影。阿兹特克人会刺破自己的耳垂,将流出的鲜血混入饮料中作为对神�o的供奉。

  这种神奇的饮料在16世纪初被西班牙人带回国,随后他们改良了冲调方法,在可可粉中加入更易被欧洲人接受的蔗糖、肉桂和香兰子等作为热饮。很长时间内,西班牙人垄断了可可豆在欧洲的供应,并对巧克力饮料的制作方法始终保密。随着西班牙王室和欧洲各国的通婚,巧克力饮料被出嫁的公主们传播到了欧洲大地的各个国家。法国的路易十四迎娶的便是一位对巧克力饮料情有独钟的西班牙公主,新晋法国王后对这种饮品的狂热感染了整个凡尔赛宫,法国从此成为巧克力的忠实拥护者。法国民间经营巧克力生意的小店主们则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将原本液态的巧克力饮料凝成固态,更方便储存和售卖。随后,这股巧克力热传至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到19世纪中叶,巧克力已经成为欧美人趋之若鹜的美食和甜品,制作方法也逐渐固定下来,换言之,我们今天吃到的巧克力,其制造工艺和百年之前并无明显区别。通常是将发酵后的可可豆进行烘焙,之后研磨成糊状,加入糖、可可脂和其他香料,置于模型中凝固而成。

  随着现代食品加工业的发展,如今的巧克力品种日趋繁多:有以可可豆和砂糖为主要原料制成的纯巧克力,包括黑巧克力和白巧克力;有在此基础上加入牛奶制成的牛奶巧克力;有加入香草调味剂后做成的香草巧克力;有加入不同果仁辅料制作而成的花式夹心巧克力,如榛子巧克力、杏仁巧克力等;还有在果仁或其他酥心外面挂上巧克力外衣做成的挂浆巧克力。除了原料和制作工艺的区别外,世界各大巧克力品牌都有自己的特色巧克力,它们被做成各种夺人眼球的形状。在巴黎的巧克力专卖店里,你可以发现精致奢华的巧克力高跟鞋、印有封面的巧克力黑胶碟片和用巧克力做成的各种卡通人物形象。

  今天,巧克力产业已经成为全球巨大行业链条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每年全球巧克力的市场份额约为900亿美元,近10年来巧克力的市场总额增长了约20%。与此同时,巧克力文化也在全世界扎根,成为精致而又积极的生活态度的象征。被誉为“巧克力王国”的比利时不仅将巧克力作为一种产业,也将其视为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在巧克力的人均消费量、产品种类,还是推陈出新等方面,比利时人都领跑世界。而在巧克力文化源远流长的法国,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到巧克力专卖店里当学徒,立志成为巧克力大师。位于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的“好时小镇”(Hershey’s Town)已有百年历史,镇上的几代居民都曾是著名巧克力公司――好时公司的员工,他们骄傲地称这个小镇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

  巧克力令人欲罢不能的魔力在于它能随时随地为人们带来愉悦和力量。巧克力中含有的少量可可碱和咖啡因对中枢神经具有轻度兴奋的作用,墨西哥人就曾经将它作为万能的药材使用。

  巧克力中含有的另一种化学物质苯乙胺同样能使人产生欣快感,它可以提高人体内的多巴胺水平,使大脑感到兴奋,作用类似于恋爱的刺激。此外,科学家们发现食用适量的巧克力对人体血流和胆固醇都有好处,有助于维护心脏健康,有研究报告指出,吃巧克力的人比不吃巧克力的人罹心脑血管疾病的几率要少将近30%。巧克力对某些退变性疾病如阿尔兹海默症也有减缓的功效,其所含的多酚也是治愈癌症的重要有效成分之一。由此看来,适当吃些巧克力不仅是一种美味的享受,也有利于保持身体健康和精力充沛,无怪乎最早发明巧克力的阿兹特克人称之为“众神的美食”。

  巧克力濒危,且吃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