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国轩高科徐兴无:锂金属负极全固态电池至少十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02日 23:30:03

  动力电池产业中,一家独大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有竞争。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国家和地方政府多次出台政策支持汽车消费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如延长补贴期限、放宽购车指标等,购车需求逐步恢复,动力电池市场再次活跃。根据《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目标,至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占比将达20%;至2035年,纯电动汽车将成为新销售车辆的主流。未来十年,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的扩大,动力电池也将迎来爆发期。

  不过,日韩企业虎视眈眈、以大众汽车为代表的国际车企纷纷入局,新一轮动力电池市场竞争格局将更加扑朔迷离。

  同时,在提升能量密度改善性价比和保障电池安全的前提下、电池技术有了进一步发展,然而围绕动力电池的技术路线之争也始终没有停歇: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的安全之争,圆柱、方形、软包三种电池形状之争以及谁能率先推动固态电池商业化落地,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为此,3月30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联合21世纪经济报道、21大学共同出品的大型视频访谈栏目《汽车新商业地理》第五期节目中,聚焦“动力电池的下一个黄金十年”这一主题,探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路线与格局之争。

  固态电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1月9日,蔚来在NIO DAY上发布首款纯电动轿车产品NIOET7。其中,蔚来推出的150度(KW·h)固态电池包引起业内关注。

  “目前锂金属负极全固态电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投入应用估计是十年以后的事情。”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徐兴无在节目中判断。徐兴无认为,真正的固态电池是要用锂金属作为负极,最终有几个问题还未解决。一是要用全固态的电解质,而不是现在的隔膜,目前解决起来还有非常大的困难;二,锂在循环过程中即使没有锂枝晶,也要面对粉化的问题、循环寿命的问题。

  蔚来电池包虽然不再采用行业主流的液态锂电池技术,而是采用原位固化工艺的固液电解质,用无机预锂化工艺的硅碳负极,配合纳米级包覆工艺的超高镍正极,但其本质是半固态电池。根据蔚来的时间表,明年底将实现小批量装车,后年就能实现产业化。

  “半固态电池不一定用锂金属作为负极,可以用高硅的负极、高镍的正极,中间也有隔膜,有固态电解质,还有少量的电解液。半固态电池是在目前工艺、技术方面比较成熟的前提下,可以快速实现的方案。” 徐兴无表示,国轩在这方面也早有布局,原定2025年投入市场,但根据目前的进度判断,肯定会提前。

  整车厂与电池厂合作双赢

  “过去业内有一种观点,整车厂一定要做电池的,因为就像发动机一样,核心零部件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是一些实践证明,整车厂做电池做的并不成功。因为整车厂是以机械制造为主的,而电池是电化学领域,况且电池比较复杂,电池的性能、发展变化特别快,新的技术路线层出不穷,又是重资产的产业,如果看不准方向的话就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徐兴无指出,不是说整车厂一定要做电池,日本整车厂和电池企业是联姻的,形成一种合资关系。整车厂和电池厂的联姻可以发挥各自优势,对双方发展都有好处。

  具体到国轩高科,徐兴无认为与大众是战略合作,新能源汽车是全球不可逆转的趋势,以大众为代表的欧洲企业发展非常快,双方强强联合,符合大的发展趋势,对双方来说非常重要。

  “跟大众合作以后,大众对国轩高科研发实力、资本实力、品牌实力,包括管理、供应链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改造。” 徐兴无表示。

  而对于未来国内动力电池产业格局,徐兴无认为动力电池产业太集中不好、太分散也不好,一家独大不可能,一定要有竞争,但是也不能太多。

  “我国动力电池企业从 2015年170余家减少到现在的30几家,最后可能剩下10—20家,活的好的应该是3—5家。因为日韩竞争到最后也就剩下2-3家。未来,中小的电池厂想进整车厂将会越来越难。”

  事实上,动力电池的格局争霸由来已久。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发展初期涌现了一大批电池企业,但在过去数年间市场已经进行过一轮洗牌。目前我国动力电池行业格局正处于剧变时期:一方面,日韩电池企业加快重返中国市场的节奏,中日韩动力电池企业三足鼎立局面已定,马太效应凸显;另一方面,整车厂试图掌握在电动车行业的控制权,提高在供应链体系的议价能力,开始涉足电池制造,完善产业链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