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8日 22:49:40

唐传奇里有一个著名故事,叫作《李娃传》,作者是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白行简塑像

《李娃传》讲的是一个姓郑的书生前往长安参加考试,对平康里的李娃一见倾心,结果花尽盘缠,被老鸨设计赶出门去。郑生身无分文,只好去负责殡葬仪式的凶肆居住,没想到却因为歌喉清亮,反而名声大噪。郑生父亲得知之后,勃然大怒,将儿子打残抛弃,沦为乞丐。李娃不忍,将郑生接回家中悉心调理。后来他科举及第,父子和好如初,李娃也被封为汧国夫人。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这个故事我一直特别喜欢,甚至可以推为唐传奇中的第一。不过不是因为男女主角,而是因为这篇文章很难得地把视角放在了长安城的最底层。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中国的古典作品,多是聚焦于帝王将相、文人雅士,偶有破落书生,也必有状元及第的一天。所以我们读那些作品时,如读神仙,漂浮于云端,高来高去,哪怕是权谋宫斗的戏码,也是发生于深宫彩殿之中。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至于那些生活在中下阶层的普通人,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只偶尔作为陪衬出现。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白居易有名作《卖炭翁》,他这个弟弟白行简也不一般,在《李娃传》里不吝笔墨,在郑生、李娃的爱情故事之间,还有余力去展现一个贱业和一群贱民的生存状态。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凶肆负责为老百姓提供丧葬类的服务,在古代属于贱业,社会地位也就比乞丐好一点。别说达官贵人,就是寻常百姓也都避之不及,嫌他们晦气。可如此卑微的一个行业,同样有它自己的运转规则、生活趣味,甚至有它独特的审美标准。

《李娃传》里写道,郑生被老鸨抛弃之后,绝食生病,几乎要死,结果被屋主嫌弃,直接扔到了凶肆里头。而那些凶肆中人发现这个奄奄一息的废人之后,第一个反应是:“共伤叹而互饲之。”这些脚踏阴阳两界的人,反倒比外间更有人情味。

郑生在这些人的帮助下,奇迹般地痊愈了。

凶肆不嫌他拖累,反而给他找了一份勉强能糊口的差事,“令执穗帷”——在唐代长安城的葬礼上,灵柩之前要挂起三道穗幕,供人吊唁。“穗”是疏松的粗麻布,和丧服是同一种布料。这种帷幕非常软,需要有专人在后头支撑,一天下来很是辛苦。郑生干的就是这么一个活儿。

这不算啥好工作,但至少有工钱可拿,勉强糊口。为了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缺少技能也没什么价值的废人能有尊严地活着,凶肆也真是仁至义尽。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接下来的事情,有意思了。在当时的葬礼上有一个习俗,灵车移动时,需要有人手挽绳索牵引前行,而且要边走边唱,谓之“挽歌”。这是从汉代就传下来的古老风俗,要求唱挽歌的人一要长得清俊好看,二要歌喉婉转,能唱出悲伤的味道来,最好能把周围的人都唱哭。陶渊明有四句特别有名的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个“他人亦已歌”,即是挽歌。

挽歌的曲目有很多,有《薤露》《蒿里》《虞殡》《白马》等,都是多少年传下来的曲子。郑生是个天生的歌手,有一副好嗓子。他每次参加葬礼,一想到自己的遭遇便悲从中来,与挽歌之间产生微妙的共鸣,久而久之,居然学会了,而且比谁唱得都好。凶肆一看,这是个人才啊,赶紧给他换了个岗位,专唱挽歌,唱得有多好?——曲尽其妙,虽长安无有伦比。

连长安城里都没人能比,可见称为天下第一也不为过了。

别看凶肆卑微,这个行业的利润还不少。有钱赚,自然就有竞争。白行简特意描写了一段凶肆之间的竞争状态。当时两大凶肆,一东一西,要么是比拼硬件,看谁的车舆器具做得精美,要么是比软件,看谁家的挽郎歌喉好听。

芭莎电影西安专辑之民间传奇:有温度的天下长

东肆的硬件没问题,就是软件不如西肆,如今得了郑生这么一个宝贝,便暗中精心培养,然后向西肆发起挑战,要公开拿五万钱来赌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