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整治未成年人打赏乱象,国家网信办再出手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05日 00:15:27

◎ 文 《法人》杂志全媒体记者 银昕

家住天津的14岁女孩,瞒着父母一年花掉200万元“打赏”主播,在花完父母的钱之后,她卖掉姐姐的衣服、包、首饰,继续“打赏”;江西一个14岁男孩,在两年时间里瞒着家人给多款游戏充值近5万元……

当前,有不少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服务在直播、网游等领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未成年人的沉迷和非理性消费问题也日渐凸显。

近期,国家网信办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对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作出了具体要求。征求意见的时间从3月中旬开始,至4月13日止。

在对征求意见稿的说明文字中,国家网信办表示:据统计,2020年中国未成年网民规模已达1.83亿,未成年人的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4.9%,明显高于同期全国人口70.4%的互联网普及率。

这项事关1.83亿网民的新法规,能否有效治理未成年人在网络社会中遇到的一系列问题?

三次征求意见

这一次有何不同?

《法人》记者了解到,此次是国家网信办第三次就《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对外征求意见。早在2014年,国家网信办就已开始制定此条例,2014年11月,此条例纳入国务院2014年立法计划。然而,直到2016年9月,国家网信办才公布此条例的征求意见稿;2017年1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就此条例的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此后便没了下文。

此次征求意见稿的篇幅,较2017年版本有了巨大增加:2017年版为6章35条,2022年版为7章67条。“未成年人信息保护”“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消费管理”“禁止网络欺凌”“严禁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方式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等大量章节是2017年版本未出现过的。

“这一次有很多不同。”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记者,此前两次对外征求意见时,《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的“上位法”并不多。“2016年和2017年,网络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还未出台,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未修订。”朱巍表示,此次征求意见稿中诸多内容,几乎完全参照了个人信息保护法和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要求。

在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披露方面,征求意见稿第三十一条规定,新闻媒体应当客观、审慎和适度采访报道涉及未成年人事件,不得通过网络宣扬体罚未成年人、侮辱未成年人人格尊严和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等行为,不得通过网络披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和欺凌事件当事人的姓名、住所、照片以及其他可能识别出未成年人真实身份的信息;这直接参照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新闻媒体采访报道涉及未成年人事件应当客观、审慎和适度,不得侵犯未成年人的名誉、隐私和其他合法权益。

此外,个人信息保护法第五十八条对互联网平台规定的“守门人”义务,也被征求意见稿所采纳。意见稿第二十条规定,未成年人用户数量巨大、在未成年人群体具有显著影响力的重要互联网平台服务提供者,应当履行定期开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影响评估、提供青少年模式或者未成年人专区、成立外部监督机构、每年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社会责任报告等六项义务。

对于平台未履行“守门人”义务的法律后果,征求意见稿也有明确说法。第六十二条规定:情节严重的,可处以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000万元以下或者上一年度营业额5%以下罚款,并可以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通报有关部门依法吊销相关业务许可或者吊销营业执照。

直播“打赏”和游戏沉迷

新网络时代的两大隐患

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后,父母要求平台退款这一类型的案件,已成为当下互联网领域纠纷案件中的一个重要类型。前文的天津女孩一案的涉事平台最多愿意退款25%,江西男孩一案的涉事游戏平台有两家,一家拒不退款、一家仅愿退10%。

广州互联网法院近3年共立案受理涉直播“打赏”案件52件,其中有44件是未成年人“打赏”被家长发现后要求平台退款,其中大部分主播是游戏主播。

广州互联网法院一办案人员表示,直播行业一些经营者、主播为了经济利益,有言语诱导用户进行非理性高额“打赏”、提供打擦边球色情内容、传播存在错误价值观的违法内容等行为。

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告诉记者,当下的移动互联网产业出现了很多针对未成年人,或大部分使用者是未成年人的应用和服务,包括早教、幼教平台,也包括直播和网游。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直播的内容是游戏直播,吸引了大量未成年人前来观看并“打赏”。“打赏”是一种对主播表示支持的常见方式,“打赏”所送的玫瑰花等“礼物”,是通过虚拟货币兑换而来的,而虚拟货币则是由实际货币充值而来。“一些主播用各种方式使未成年人以一种类似‘追星’的方式疯狂地对其‘打赏’,是直播行业一直以来的一种乱象,这也是一种‘沉迷’,对未成年年人的危害,不亚于网络游戏。”项立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