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网游版号深度观察 ②:进口网游路在何方?版号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03日 03:07:36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蔡姝越 上海报道

  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自2021年7月公布了最近一批网络游戏版号过审名单后,该网站已逾8个月未公布任何与网游版号的相关信息。

  值得关注的是,被按下暂停键的不仅是国产网游版号,进口游戏版号也停下了发放的步伐。

  在这一背景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2017至2021年发放的进口网游版号后发现,5年来共发放了859个进口网游版号。其中,2017年发放了456款,2018年发放了50款,2019年发放了180款,2020年发放了97款,2021年发放了76款。进口网游版号不仅在每年的过审版号的比例较低,其数量面临也面临着整体缩减的状况。

  审批环节有何不同?

  不仅国产网络游戏版号竞争激烈,进口网络游戏版号对于国内游戏公司来说亦是一块“兵家必争之地”。除了引进海外IP,如B站旗下《Fate/GrandOrder》《坎公骑冠剑》等,各公司旗下的多款拳头游戏,如腾讯旗下《王者荣耀》,网易旗下《阴阳师》《梦幻西游》,等获取的都是进口网游版号。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7至2021年5年间,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共计公布了859个进口网络游戏版号。

  单从数量上看,每一年的进口游戏版号的获批数量在其当年过审版号总量中的占比颇低。以2017年为例,当年总下发网游版号量为9633个,进口网游版号仅在其中占用约4.7%的比例。

  那么,进口网游版号获取的审批流程和国产网游版号是否有所不同?在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于2019年4月公开的《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和《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审批》两份文件中显示,进口网络游戏和国产网络游戏若要顺利通过审批,除了都需具备“五证”外,两者所要走的许可程序也是相同的,皆需要“申请单位提交出版物审批申报材料至所在地省级出版管理部门,省级出版管理部门审核同意后报国家新闻出版署审批”。

  但北京元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戏法专家孙磊告诉21记者,虽然进口网游和国产网游的审批流程是类似的,但在前期递交的审批材料不尽相同。

  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开信息显示,进口网游在正式进入审批流程前需游戏申报机构递交《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互联网游戏作品申请书》,不仅需要向审批部门提供游戏中英文名称、著作权人、所在国家或地区等基本信息外,还需进一步说明游戏在境外的分级情况。此外,游戏申报机构还单独说明该游戏在境外的具体运营情况,须包含该游戏在境外最早上市时间、上市地点,目前还在运营的国家或地区,游戏在境外的用户数量、市场收入、社会反映等情况介绍。此外,游戏申报机构还需要提前申请《著作权合同登记备案》,由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复后才可申请出版。

  21记者还注意到,虽然部分进口网游已经获得了版号,但是至今仍未上线,处于“跳票”状态,如2017年获得版号的《星露谷物语》《地下城与勇士》手游等进口游戏。若这部分游戏想要重新上线,是否可以直接重新启用已有版号?

  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游戏律师朱骏超向21记者指出,原则上来说,已经通过审批的游戏,不用再重新申请版号,只要使用不违规,还是可以启用的。“但如果游戏的申请版本和实际版本差别过大,是需要重新走审批流程的。如果游戏中存在不符合现行审批规定的内容,却仍强行‘套版号’上架,可能会面临罚款甚至下架的风险。”他说。

  进口网游版号数量进一步压缩

  2018年2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了该年度的进口网络游戏审批名单,有50款进口游戏顺利获取了版号,但紧随着3月“版号寒冬”的开始,该年度的进口游戏过审数便定格在这一数字,比起2017年的456款的过审量减少了近9成。

  同年8月,教育部会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国家新闻出版署在该方案中提出,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

  值得一提的是,同月,由卡普空(CAPCOM)开发、腾讯旗下游戏平台WeGame发布的《怪物猎人:世界》被要求下架。停售公告称中指出,因部分游戏内容未完全符合政策法规要求,相关政府管理部门接到大量举报,该游戏相应运营资质文件已被取消。

  在网游版号总量严控的大环境下,进口网游版号的数量也受到了直接影响。在版号审批流程恢复后,2019年3月至11月共下发了180个进口网游版号,随相较上一年虽数量有所恢复,但比之2017年的数量仍大幅下降。此外,进口版号发放的时间间隔也在被进一步拉长。2019年11月后,进口网游版号的审批再次暂停了三个月,直到2020年3月才再次恢复,而该年第二批进口网游版号在时隔5个月后的8月才被释出。

  此外,“打分制”的推行也对进口游戏过审提出了更细化的要求。2021年3月,中宣部下发内部文件《游戏审查评分细则》,将从“观念导向”“原创设计”“制作品质”“文化内涵”“开发程度”5个方面对游戏作品进行评分。朱骏超指出,“打分制”的设置对推进游戏上线运营环节上的各方其实是一种利好。“将考核的内容透明化、规范化,明确了价值导向。开发、发行、运营等不必再摸着石头过河。”但他也表示,其中的部分要求对于进口游戏的产生了一定影响,例如“观念导向”考察的是游戏主题和玩法是否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对进口游戏的本地化有一定的要求。

  进口版号数量骤减、发放周期不确定的情况,给业务结构侧重于代理海外游戏、渠道的游戏公司带来了一定影响。“其实从2019年开始,每年就有大量进口游戏合同纠纷,法院和仲裁机构也要经常处理这种情况。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游戏无法申请到进口版号,但法院又无法认定这一情况为‘不可抗力’。”孙磊告诉21记者。

  一名有着北美游戏发行经验的受访者也向21记者表示,此前已敲定了多款休闲游戏的上线计划,并已交由国内团队进行本地化工作,包括游戏内美术、UI、文本翻译、宣传方案、上线渠道等,但由于在审核过程中发现游戏标题与已上线的游戏“撞车”,需修改后重新走流程,无法及时申请到版号如期上线,导致前期的大部分工作泡汤,团队也不得不向海外开发商赔付了一大笔金额。

  内容合规为常见风险点

  在审核要求不断趋严的今天,游戏公司及发行团队又该如何避免在申请进口网游版号的过程中屡屡碰壁从而导致无法及时上线?

  确保游戏内容合规是申请进口网游版号之前不可忽视的一项关键工作。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对于出版进口游戏的审批要求中就明确指出,游戏内容不能违反《出版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二十六条的规定或含有庸俗、低俗、媚俗以及其他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

  朱骏超也进一步指出,部分进口游戏中可能含有敏感内容是进口游戏审核过程中常见的合规风险点。“游戏公司在选择进口IP时需对这部分内容谨慎对待,应与开发商沟通移除含有这些不合规内容的桥段。此外,一些细微但非常关键的信息,如游戏中展示的地图等,都需要游戏公司进行反复审核。”他说。

  此外,从审批类型上来看,以往过审的进口网游版号中,移动端游戏占据了75%的比重,为主要过审的游戏类型。859个进口网游版号中,移动端游戏占645款,客户端游戏占110款,主机游戏(即审批类型为“游戏机”)占104款,网页游戏仅占13款。

  “中小型团队若无扎实的资金流和相对灵活的开发排期,现阶段最好的选择是引进或开发‘小而美’的移动端游戏。”一位从事出版发行业务的工作人员向21记者指出,在版号审批恢复时间不确定的背景下,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先保证有几款稳定运营、质量过关的移动端游戏。客户端、主机游戏由于游戏体量相对较大,审读的难度相应也会提高,也就意味着审核周期进一步被拉长。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工作人员也提醒,若已决定引入主机游戏,公司也需对游戏所在的主机平台进行综合考量。他提到,此前英伟达旗下的家用主机Nvidia Shield曾进军国内市场并开设国行商店,也的确有几款这一平台上的游戏获得了进口版号,如《超级马力欧银河》《仙剑奇侠传五前传》等。但遗憾的是,由于主机定位不清晰、游戏内容矩阵贫瘠等因素,Nvidia Shield在国内的生命周期并不长。2021年,该主机的国行商店已下线,此前已获得版号的游戏无法继续在商店中继续进行下载。

  而在版号审批恢复时间未知的情况下,一部分人也选择了转变思路。孙磊告诉21记者,许多游戏发行商已经转做了东南亚地区和港澳台地区的发行,即出海发行。但这也并非易事,“前提是要有经验积累。对于国内没有海外发行经验和资源的公司而言,产品石沉大海的可能性较高。”他坦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