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反映永州岚角山春光村村民违法滥伐林木、损毁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2年03月17日 01:09:49

十问“坑害”了冷水滩区岚角山街道党委政府公信力的春光毁林占地控诉案之红网回复

关于春光村黄泥塘五组文锡廉控诉彭爱秀文开义毁林烧树强占他人土地一事,8月3日,红网上贴出了“区委网信办转发街道回复”。纵观街道这“三条”回复,立场与毁林占地者一致,论调与毁林占地者一致,臆断与毁林占地者一致,通篇破绽百出,回避主要矛盾,罔顾事实真相,没有处理措施,只有偏听偏信为毁林占地者“站台”,缺乏基本调查和事实依据。这样草率回复,是在“坑害”岚角山街道党委政府的公信力、损害岚角山街道党委政府良好形象的前奏啊。现有十问,公诸世人。

一请问控诉案的基本情况和来龙去脉调查没有?这是回复要有的基本东西,也是调查要做的基本内容,但是回复里没有,是没有调查还是调查真相于被控诉者不利,所以回复里不公布?文锡廉八十六岁了,一辈子老实人,为什么要控诉文开义彭爱秀?请不要一接到控诉一上网申诉就将控诉者划入政府对立面。

二请问文光荣与文锡廉在控诉的土地转让权上所占份额比例调查清楚没有?文锡廉称多数是他的,文光荣在事后悔悟并在短信中称转让地其中有三亩多是他伯伯文锡廉的,文光荣唯一的亲姐姐也承认多数转让地是文锡廉的,而调查回复里说“据村民反映,从80年代开始,文光荣父辈一直占有此次控诉的多数转让地”,不去调查控诉地双方当事人,不走访文锡廉和文光荣或文光荣姐姐,而是走形式说“据村民反映”,也不说明据哪位村民,这种没有全面调查或者根本没有调查的模糊回复和断言,是错了也要为毁林占地者撑腰,是不是为事情反转为打岚角山街道党委政府的“耳光”埋下“伏笔”?

三请问彭爱秀与文光荣签订土地使用转让合同的起始过程调查清楚没有?什么时候签订的合同,在哪个家里签订的,是哪个中间人牵线搭桥,哪些证人是怎么应邀参加了“签订盛宴”,全过程你们调查清楚了吗?找了“见证人”没有?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调查清楚,还是调查了不敢事实求事的回复?不敢还原事情真相,或者懒得去还原,这都是对毁林烧木占地者不利的,你们就当做不知道不回复是吧。

四请问彭爱秀与文光荣签订的土地使用转让合同时,通知或者告知了文锡廉征求了文锡廉意见没有?这个调查清楚了吗?所控诉的土地既然有文锡廉也有文光荣的,而签合同又背着文锡廉,毁林时让文光荣欺骗文锡廉自己搞开发,这是属于密谋串通还是强租霸占?这些村民都知道,见证人也知道,你们调查回复装着不知道了,因为这些于毁林占地者不利呀。

五请问调查回复中,一边称那违法合同为“有效合同”,一边称“文光荣父辈一直占有此次控诉的多数转让地”,以此推论,还有少数不是文光荣的,更何况大多数转让地是文锡廉的,出租转让别人的土地使用权,这样的合同街道回复还称为“有效合同”,请问是自欺欺人,还是搅混法治岚角山,给党委政府“抹黑”?

六请问调查回复说控诉的被烧毁的林木价值与调查事实相差甚远,请问街道哪个来勘察的,什么时候来的?请问勘察得出林木损失是多少?

七请问文开义彭爱秀烧毁林木,调查回复辩护说“据悉,是因为乱堆乱放影响了居住环境,不得已而为之”,好一个不得已为之!文锡廉控诉的转让地你们“据村民反映”大多是文光荣父辈的,文锡廉使用的土地被背着出��转让你们说“合同有效”,文锡廉的林木被挖毁堆放在自己使用的土地上,你们说“影响居住环境”才纵火烧毁。毁林而且在森林公安调查期间,街道回复居然采用采信毁林烧林者的说辞,我真是醉了。敢情是不是你们的调查不是调查,而是以毁林占地说什么就是什么,是“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你们一句“据悉”,就将人家损毁烧毁私人财产的罪行,轻描淡写地掩盖了吗?

八请问你们安排了哪些街道工作人员和村干部进行了走访和实地勘察调研,什么时候,走访了哪些人?当事人文锡廉可从未见你们来了人,连“证人”也未盼到你们。是不是只调查了村干部和彭爱秀他们?只信他们一家之言?

九请问调查回复里只有为毁林烧林强占土地者辩护,调查只用“据村民反映”“据悉”就妄下断言,只采用毁林烧林强占土地者的说辞,不仅看不到一点政���公道的调查事实,连文锡廉反映属实的事实一点不提不用,如果这就代表街道的作风和站位,会不会坑害了岚角山街道党委政府?让控诉者无门无路可走?

十请问除了所谓的三条“调查核实”之外,还有进一步解决问题的“处理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