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朝天阙》第157章 战意将起

作者: 精装之家 来源: 精装之家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09日 13:16:04

《朝天阙》第157章 战意将起


叶将白是没想过她能逃走的,所以肆无忌惮地跟她透露了太子的举措,她如今既然逃出生天,就定是不能让太子得逞。

“二皇子已经赶到了从耳镇外,但有大军阻隔,进不得京都。”

晚膳席上,北堂华满怀感慨:“先帝常视重兄弟手足之情,不曾想驾崩之后,几位皇子依旧还是要兄弟阋墙。”

长念抿唇,她之前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父皇是真的在意血缘手足,可自从知道大花飞燕是武亲王给的,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父皇不是真心看重兄弟,正因为他不是真心,所以他最疼爱的太子从未将兄弟放在心上。

言传身教,更重要的还是心达,心不达,做再多场面也是白搭。

不知道武亲王去了何处,这么久了,各方的消息都有,独武亲王音信全无。

“老夫已经写信给故友,请他们来京都助殿下一臂之力。”北堂华道,“只是,看这形势,即便殿下不想与太子正面冲突,太子也定会主动攻城。”

皇家争权,向来约定俗成不伤百姓,可太子显然是不想顾念这一点,连派去谈判的言官都砍了,想来是手里兵力充沛,底气十足。

长念抬眸道:“三镇之兵中,有几位老将军已经应承了兄长,决意相助。”

“即便如此,若当真攻城,殿下的顾忌会比太子更多,难以施展手脚。”北堂华叹息,“自古好人难当,要全名声,立正史。”

“倘若。”长念抿唇,“倘若不立正史,当如何?”

北堂华深深地看她一眼,道:“那即便成为明君,史书上也总有阴暗的一页。”

“史书,都是身后之事了。”放下筷子,长念道,“若为了做好身后事,护不住眼前人,那不如不要什么名声。太子有意责我父皇,我必拦他。一旦起冲突,便是只进不退,我是断不会拿身边人的命去换一页光明史载的。”

北堂华一愣,神色复杂地看向她,许久才叹了口气:“殿下这倔强的性子,倒是像极了秦妃娘娘。”

从前从北堂华嘴里听见秦妃,长念只觉感慨,如今知道长辈们的往事,再听就有些不悦了。她起身行礼,道:“时候不早,我与皇妃就不打扰了。”

沐疏芳正在优雅地进食,一块鱼肉吃到一半,不得不生咽下去,跟着她告辞。

场面略微有些尴尬,北堂华深感意外,北堂缪却是没说什么,安抚了父亲,送了她们一程。

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宫里,长念才低声开口:“我是不是有些失礼?”

沐疏芳点头。

“可是,一开始若不是北堂将军,也许我也不会变成秦妃的孩子。”长念抿唇,有点委屈,“他不让秦妃换孩子,我生母再不喜欢,也应该会养着我呀,毕竟……我挺可爱的。”

嘴上说着俏皮话,眼睛却是红了,长念拉着沐疏芳的手,低声问她:“男女真的那么重要吗?”

沐疏芳摇头,不重要,只是看谁倒霉一点,遇见那种不明事理的父母。

心里稍宽,长念低声道:“明日我要去一趟工部,你好生在宫里等我。”

沐疏芳还是不说话,只点头。

长念觉得不对,眨眨眼问她:“我真的那么失礼,叫你气得都不愿同我说话了?”

“不是……”沐疏芳沙哑着嗓子勉强开口,“是我……被鱼刺卡着了。”

长念:“……”

七殿下回宫的第一个晚上,没什么大肆庆祝,也没什么后怕伤心的气氛,几乎半个晚上,殿下都在帮她的皇妃取鱼刺。

沐疏芳是个宝贝,长念坐在灯边默默地想,且不说她言辞有多厉害,人有多大胆,单凭她喉咙里能塞下小拇指那么长的鱼刺,还能塞一路不吭声,就已经是绝无仅有了。

“以后我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长念握拳。

沐疏芳喝着茶润喉,闻言撇嘴:“我看天下男儿皆傻子,料天下男儿看我应如是。大家彼此都看不顺眼,还嫁什么人呢,不嫁了,跟着殿下混吃混喝就不错。”

长念很意外:“你这么多年,见过的俊杰也不少,就没有一个动心的么?”

眼里有一瞬间的失神,沐疏芳抿唇,垂眸笑道:“没有。”

也挺好,长念想,天下女儿大多为男子附属,疏芳通透,另辟蹊径也未尝不可。

第二日,长念说是去工部,实则在工部召见了兵部、吏部等多位要臣,众人已经许久没见着七殿下的面,正是惶惶不安,赵长念适时出现,恰好给他们吃了定心丸。

“有消息称,近日东门敌情严重。”冯静贤与她独留茶座,沉声道,“太子似是想从东门攻城,东门附近的百姓已经奔逃,守城将领也有两个受蛊惑投敌的。这两日小雨,但钦天监说明日就是大晴,晴日攻城便利,殿下还是该早做防备。”

长念打开地图看着,沉吟。

“可要请武将过来看看?”冯静贤问。

殿下毕竟没什么出身,鲜少涉猎兵法,盯着地图看能看出什么花来呢?冯静贤觉得这事儿还是得靠武将。

然而,殿下竟道:“不必,待会儿你随我去一趟兵营便是。“

冯静贤不太放心,顺她意思与她去兵营,还是让几个武将多参谋参谋。

参谋完出来,武将跟他咬耳根,说这行不行啊?殿下听他们说了半晌,只点头,让他们明日一早兵分两路在东门附近等着,别的什么也没说。